星期二, 1月 16, 2007

三人的國小一年級同學會。

東港溪下午兩點,小白敲敲我。
orangewalk 前天半夜 說 要請我吃薑母鴨ㄝ
可是 我跟他兩個去吃的話 一點感覺都沒有阿
因為他要去台北工作了 下次回來不知道是啥時
明天喔…高雄?
東港
哈哈
東港!
不過就衝著以後又很久才能見面,所以就千里迢迢的從嘉義跑回東港,就為了吃一頓薑母鴨。這樣的劇情也讓我想到四、五年前她去澳洲的時候,小白跟我也請她吃頓飯,幫她餞別。四年過了,如今她又要離鄉背井的去台北(雖然說近得多),又是相同的陣容。

感覺很微妙。

回到東港,在離家不到十分鐘,從小時候就營業的薑母鴨吃飯(以前卻一次都沒吃過!)。她一點都沒變。講話的神情,開朗的個性,還有那雙會笑的眼睛,甚至連手機都跟四年前一樣是 GD92。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內,對時間的感受有些錯亂。四年的時間,感覺起來就是閉眼、張眼。再次打開雙眼,這個世界幾乎沒有變化,我們三個人還是聚在一起,吃飯,閒聊。

其實經歷了很多事情吧。如果時間沒在我們的外表留下什麼,那就是在看不著的地方,刻下痕跡。

十五年前我們國小一年級,坐在同一間教室。

四年前,我們在高雄碰頭,吃完飯後,告別即將前往澳洲的她。

現在,我們在東港,關心著其他老同學的去向。

那下個十五年呢?或許我們只是把薑母鴨換成羊肉爐。而這段平淡而綿長的小故事,還是繼續走下去。

2 則留言:

–羊– 提到...

 
要是我,這樣難得的機會也一定會衝回去的,不過重點是…

我家在彰化阿阿阿阿阿阿阿阿~~~~~~(離嘉義近多了==)
 

Yuren Ju 提到...

呵呵…對啊。不過有點被小白騙了,因為 Orangewalk 過年的時候就會回來了 X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