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一, 2月 12, 2007

思念

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的思念很粗糙。

大剌剌的思念,突然而來無法排遣的寂寞,反覆檢查簡訊的無謂動作,沒帶耳機卻還可以迅速與外界斷絕聯絡。又想起某幾個夜那種咬牙切齒,心裡不斷的循環著為什麼的這種問題。尤其是愛情這方面,在最初分手後那種無盡的思念,非常無助。

但是最近的我有了一點點小小的心得。

面對一些朋友,思念卻可以很淡卻很綿長。就像下小雨時,雨水沿著屋簷滑落,滴落的聲音雜亂的組成節奏,卻有那種永遠都不會停止聲響的錯覺。或是像在夕陽下海邊漫步。走在看似無止盡的沙灘,每每都是因為日落而打道回府。

旅行時,偶爾從異地寄封明信片,寫上幾個潦草凌亂的字,手上淡淡的溫暖,就隨著明信片投遞,坐上綠色、常是破舊的打檔機車,穿梭在小小島上的城鎮之間。

所以我也學會了輕輕的思念。在旅行的驛站,我可以慢慢的踱向出口,遞出車票,點點頭道謝。停在廣場角落,點燃最後一根假日狂想。我可以慢慢的,慢慢的,想念。

然後,不驚動任何一個人。

BTW, 我贊成海安的觀點,可以翻一下他在對喜歡這件事情的看法。

1 則留言:

黑碳 提到...

"海安"
嗯..很熟悉的名字耶。

他是傷心咖啡店裡的人物嗎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