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2月 06, 2007

關於希望

最近閱讀過牧雲居的《怎麼過?》還有福澤的《生活的定義》,回頭想想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。

我是個幸運的傢伙。從國中以後爸媽對我該如何走下一步,介入很少。我可以有自己的堅持,可以有自己的生活空間,我想怎麼過,他們總只是建議我。回頭看看其他朋友,這樣的條件真的很優渥。更幸運的是,我自認為自己知道怎麼好好的過,只是這個問題的答案常常變換,而我也一直尋找。

最近回頭看看自己,發現以前太專注於工作。今天跟一個朋友說,最近我常出去走走。他說:『是參加研討會嗎?』或多或少這就代表別人對我的印象,似乎出門就是代表著工作。在一、二年前,我的確非常熱衷於自己專業的領域。我會注意自己技術性網站的 PageRank,會時常更新內容,會在一次又一次深夜快速的敲打鍵盤、數十個分頁的交叉瀏覽中搜尋資料,然後欣喜若狂。

因為,能有目的地的獲得經驗是相當快樂的。

最近的我開始閱讀些書,聆聽自己不曾接觸的音樂,有機會就到處玩。反而在研究的時候我常提醒自己,不要陷入專業領域太深。讀了這麼多專業書籍,閱讀過這麼多資料,為的是什麼?去除掉求知慾,對於目的地這件事情,卻很迷惘。

之前跟宅哥、小朋友聊天,為什麼戰地記者要冒著生命危險,事先寫下遺書衝鋒陷陣的到最前線去?那時我說,他是為了那張還沒有拍到的照片。

我為什麼旅行?因為那片還沒有看到的壯麗天空,與雲霧飄揚的小鎮。
為什麼聽音樂?因為尋求還沒找到,激烈節奏與輕柔線條的歌聲交織的感動。
為什麼看書,因為我要跟著寫書的人,看他所見的世界,閱讀著他沈痛卻敲擊著靈魂枷鎖的詩句。

為什麼,就是因為在到達目的地之前,我都會不斷的往前走。因為,我確信我心目中的烏托邦,還在前面等著我。

在其中一封給朋友的信中這樣寫著:
因為寒冬,
因為冬天層層厚重的防備,
因為度過以後,新的一年還有待綻的山櫻花,在山上搖曳的候著。

因為我對未知的種種,充滿憧憬。所以,有點孤單的,滿懷希望。

1 則留言:

Dai 提到...

你好啊!
我是牧雲居的主人,很高興你曾來牧雲居作客。
看見你的生活有所改變,更加多采多姿,夜未你感到開心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