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12月 23, 2006

一根菸的距離

今天到剪完頭髮出來之後,中山路正好經過教會出來遊行的隊伍。幾台簡單裝飾的車輛,大夥紅衣紅帽的裝扮,不斷的發給路旁的小朋友糖果,圍觀的群眾也被這種溫馨的氣氛感染,停下腳步看著隊伍慢慢的前進。

我燃起了一根 Springwater,這種感覺很微妙。身旁的所有陌生人不是攜家帶眷,否則就是成雙成對的看著遊行。只是一個人,點起了一支菸,似乎就跟這個世界分道揚鑣,就連跟擦身而過的人呼吸的空氣都不一樣,喧鬧聲變得很淡很淡,眼中最顯眼的,卻是交通警察緩慢揮動的紅色警示棒。

就像是時間有了飄揚煙霧的羈絆,捨不得前進。

我踱向巷口內不知名的刻印行前吸完最後一口,才覺得又回到這個世界。

回到研究室。把今天預定的文舖解析度調整完畢,走到了外頭點起一根菸。我慢慢的在空無一人的校園內踱步,看著天上連成十字的獵戶座,輕輕的踏著佈滿水氣的草皮。又走到分隔島之間的迴轉用車道。煙霧懶散的學著飛蛾,靜靜飄浮在昏黃的路燈底下,這個世界彷彿就只剩我一個。偶爾來車的大燈駛來,又離去、遠處的犬吠輕輕的抓破寧靜。

一根菸的距離,十餘公分,兩個世界。

2 則留言:

Rach 提到...

雷奈有部片《Smoking/No smoking》,頗有趣。選擇吸煙跟選擇不吸煙,演變成兩種情節。

Yuren Ju 提到...

唔,剛查了 IMDb, 五個小時?這東西要哪裡找阿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