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, 12月 07, 2006

急轉直下的敗壞孤寂

/* 走進去85度C,那義式咖啡的香氣冷不防的竄進鼻尖,就像好久不見的好朋友一樣,輕輕的擺動著手,要同我敘敘舊。 */

斷糧的第二天。我企圖從85度C這間連鎖咖啡館,索得一些溫存。一如往常的站在蛋糕櫃前,觀察服務生的手法。不怎麼仔細,但還可以接受。

『哈,你根本就是有咖啡癮嘛,兩天就受不了了』

我極力的否認那杯咖啡出現在我手裡的意義,但卻沒辦法解釋它的存在。只好戴上耳機,斷絕對外聯繫。我沉浸在我自己音樂的世界。把那些我習慣的還有曾經擁有的,擋在現實世界之外。

但卻沒辦法阻止它單刀直入切開我已經無法防備的心裡。

突然,自己的臉龐、身軀貼著柏油路面,我聞到了無數腳步與車輛留下的訊息。天空下了雨,猶如冰塊的心靈慢慢化成污泥壞水,靜靜的,竄入黑暗的下水道…。

2 則留言:

River Chang 提到...

一個人久了,常常會有這種感覺。
特別是當自己不是內向自閉的性格時,
高反差的行為常常會讓我覺得憂慮。

但在久一點,
當生命走向一個平衡點時..
在專注的事物上面,
會聽到自己身體的Responce...

這種孤而不獨的感覺,
像嗎啡一樣。
漸漸的,沒有它就活不下去。

Yuren Ju 提到...

是啊,我最需要的就是時間了。

不過最近在 MSN 上看到一個朋友的暱稱,『時間可以治癒一切,那什麼可以治癒時間呢?』

把一切託付給那種絕對無法挽回的事物,很傷心啊。

話說回來,每次周圍的朋友知道我的 blog 之後,都讓我有些不知所措,呵。因為文舖上的我跟現實中的我有段小差距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