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五, 5月 20, 2005

日前

我沒說謊,但卻開始有點後悔。

有時候對自己的那一丁點還存在的正義感,感到懷疑、而且不屑。

明知道善意的謊言可以避免更多的誤會,但是卻因為那一小塊固執的腦神經。

讓我在該說謊的時候轉不過來。


外面嘩啦啦地雨勢,斗大的雨滴打在整片的玻璃門窗上。

我癡呆的坐在磁磚上,後悔。

2 則留言:

modawang 提到...

那需後悔?你該知道在圓滑的分尺之間總免不了棱角的出現...
你該感謝,雖歷經了社團的一些過程,在人與人、事對事的區塊,並沒將你磨合成一塊光滑圓潤的石,那意謂著順從、溫馴,不傷人..
卻並不全然是善意的代言。
讓自己成為頑石,一塊有棱角的頑石,別怕人說你劣、別擔心你的棱會刺傷人,你該相信它總是會有分寸,那只是原則間的拔河罷了..

永遠讓自己有所堅持,你,才能感受到,你,存在。

Yuren Ju 提到...

呵... 謝謝。
這種死腦筋大概也是我存在的其中一種表徵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