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, 10月 27, 2005

基本教義的啟發

關於『基本教義派』,正好在《為神而戰-基本教義派的起源與發展》中作了解釋:
  • 第一、基本教義派人士執守一種傳統的核心信仰,如果此一信仰遭受挑戰,他們總是以激烈的方式反擊回去。
  • 第二、基本教義派人士為維護其理念,經常運用戰爭手 段改變政治體制、爭取領地、或至少維護他們群體的完整性。
  • 第三、基本教義派人士挑選傳統中的部分理念,以其為最純粹並且代表信仰的全部,又將其以形象或圖騰展現在儀式中。
  • 第四、基本教義派人士與多方人馬樹敵,除了與他們的立場全然對立者之外,更常見他們攻擊妥協、中立以及同教的背叛者。
  • 第 五、基本教義派經 常以「神」或其他具有超越性質的指涉為名,進行激烈的抗爭行為。(見兩氏合編的Fundamentalisms Observed)讓人驚訝的是,這種頑固也是激烈的宗教思想和實踐,不但存在於一神信仰體系的猶、耶、伊三教,也普見於東方的印度教、佛教、儒家、日本 宗教等,換言之,「基本教義派」不是突兀的或反常的,而是我們必須正面以對的普遍宗教現象。
然而對基本教義派一詞開始有概念,則是在 羊男實驗的咖啡館之METAMUSE: 對,你也是御宅族!不然就走出圈圈吧!才對這個名詞有所瞭解。然而基本教義派普遍用於非宗教的地方,通常是只守護某種信念,然而這種信念若一被否決就極力排斥、激烈反抗的信徒。當在 METAMUSE 看到這詞時,心裡突然浮現一個問題:『難道我也是基本教義派?』

回 憶幾年前時,常常因為自己的信念、或者是喜好的東西被批評時,跟別人爭的臉紅脖子粗的(笑)。或許是有點成長了吧,對於某些信念開始只謹守於心中,漸漸的 不大肆宣揚。當然不是認為自己所信仰的有誤,而總覺得是理解的人太少了,往往跟別人談論時,別人不是興致缺缺就是大力反對。

某一天在聖米 閒聊的時候,談論關於開咖啡館的問題時,橘子跟華彥因為理念的不同大大的討論一番,剛好我就夾在中間一直被兩邊的說服同意自己的信念。剛好有 邊對基本教義相當的執著,才讓我又想起這個問題。現在的我,已經沒有那種誑妄的衝勁,說服別人遵從自己的信念了。但是反過來看,當什麼都不說時,那還有誰 知道你心中的看法?

看到他們在吵架,其實我覺得他們還蠻快樂的。

突然發現,我連吵架的對象都沒有,更何況找到志同道合的人?適時的表達、這句話我不知道跟自己說幾次了,到現在卻還是學不會。

PS 1. 這是一個層面,然而對於技術面我卻又太強勢。如何在退讓中還能保留自己?兩個都是難題阿。
PS 2. 軟體工程老師說:腦力激盪時,必須無絕對的領導者,而是將所有人的所有想法提出後,再一一表決。要在自己主持的會議中,摒棄主導權?難、難、難。

1 則留言:

flutter 提到...

其實還有一種情況,就是生活的許多瑣事和忙碌將我們淹沒,讓我們就理所當然那樣無所謂的默默妥協了,疲憊讓我們連爭辯都懶了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