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一, 7月 16, 2007

醉生夢死。

這幾天上學校的 BBS 亂晃,點到自己的說明檔,是當初寫在咖啡板進版畫面的一段文字:
咖啡館是可以聆聽靈魂聲音的場所
不管是面對自己
或者是咖啡桌對面
那個也聽到靈魂呢喃細語的彼方。

如果你尚未感受到來自義大利的熱情
請你喝一杯 espresso 咖啡,享受 50 cc 入口後
那種濃烈的咖啡 澆在你看似冰冷的滾燙靈魂上 滋滋作響
或者是端上一杯來自哥斯大黎加 La Minita 莊園咖啡
沈澱你 安靜你 焦躁的靈魂

享受這街角的零星人群 隨意的,舉杯致敬。
我就駐足在,街角咖啡小館。
才發現,最近的我還真是少了些東西。進入暑假後,就開始處理一些社群還有之前網頁程式的問題。生活過的還是很充足,但是就是少了一些東西。

我想是少了一些在心靈上的灌溉。沒有書、沒有書寫、沒有 Espresso。其實我現在是過的太幸福,幸福到我忘記幸福的代價、過程,甚至被幸福本身麻痹,而忘記現在的美好。

字句間留下的空白,會讓他們更美麗。

而流逝的青春有一點點獨自、一點點空白,才會讓幸福的生活,顯的更加珍貴。

1 則留言:

黑碳 提到...

幸福的可貴需要一點點缺陷點綴,
越是在乎或抓得太緊,終將迷失而沒了自己。
幸福即掌握在手中需拿捏鬆緊的力道,
一切憑感覺前進,也只能靠自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