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6月 04, 2006

回程

這幾天將實驗室、公司、租屋的鑰匙全部歸還後,才體會到這些鑰匙的份量。當鑰匙環只剩下車鑰匙、家鑰匙跟吊飾小貓後,壓力就頓時減輕了不少。從今以後的一個月,我就只背負著兩只鑰匙的重量了。

從虎尾到嘉義,找好房子後再從嘉義騎回到屏東。這段路程中,從嘉義到台南的雨勢就像是上帝從天空倒水一樣,下半身全溼透了。不過其中有一段路下很大的雨,但右方的天際慢慢的亮起,彷彿有支手正在撥開烏雲,天空逐漸的放晴。

這種感覺還蠻奇妙的。 我高興的哼著本多 Ru Ru 的歌:『多雨的冬季總算過去 天空微露淡藍的晴』,結果過了幾十分鐘,天空又開始倒水了。

於是我的心情從很奇妙變成很奇邁。

不過台南要到高雄的景色,倒是想起以前一些記憶片段,像是有跟 mater 他們一起到台南、還有去 Davidy 的公司。到岡山的路上還突然想到 winny 住這兒,不過現在這個時候應該不在家吧。其實經歷了很多事情,但時間卻又過的很快,這時才有那種時光消逝的感慨阿。

最後終於看到楠梓,最後進了高雄市區。原本今天要騎回東港,沒想到在 Pianopiano 坐了一下,打個電話給傳大,沒想到慶大、仲學姊還有小白學弟都來了,後來就索性住在傳大他家,在高雄停留久一點。

隔天終於回到了東港,結束了這個有些回憶的旅程。

PS. 下次機車還是用寄的就好,這樣騎很累阿。

2 則留言:

flutter 提到...

這樣的經驗很新鮮吧!!^^不過大概累癱囉!!:p

sheanye 提到...

有我..有我耶
呵呵

嗯..每過一段時日總是有那麼一天
會在台南往高雄的方向飛奔

那片斷回憶
果然很令人懷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