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五, 11月 18, 2005

《咖啡 黑潮》續

其實寫完上篇時,因為網路已經斷線了,所以後面發生的事情就沒寫下來。接著的這個禮拜行程也很緊湊,好不容易今天坐在異國風情咖啡館才有機會好好的再寫下。

喝完那杯 espresso 後,不知道是長期缺乏咖啡還是周圍的氣氛作祟,竟然開始感到昏昏欲睡。半闔眼的托著下巴,默默聽著音樂。過了段時間,服務生走近過來幫我倒水,放下水杯時又用那細膩的聲音說:『你平常有酗咖啡的習慣吧』,我愣了一下,微笑著跟她說:『好像有一點吧』。不知道她是怎麼發現的,不過在這完全陌生的台北,在幾眼交會就能有所了解,似乎這個冷冷的城市又燃起了輕煙般的溫暖。

隨便瀏覽了一下咖啡館中的擺設,架上擺的書籍、海報以及裝飾品大多都與鯨類有關,我想咖啡館的名稱或許也有一些關聯吧。再看看旁邊的幾副畫,還蠻有意思的。時間久了有些忘記,不過依稀記得其中一副畫中有隻象,它流淚的眼睛是把鑰匙。『那是一個叫作 Sally 的女孩的作品唷』。在旁服務生的補充正巧解開了我的疑惑。看來這間咖啡館也是承載了很多人的記憶 :)

『今天的咖啡還可以吧?』老闆終於在忙碌中丟出了第一句話。

『很不錯』。我笑笑的回答。

『有沒有什麼要改進的地方?』

『唔…最後的地方似乎有點不順』。我誠實的把咖啡的問題反應了。

『好。』他點點頭。

老闆是個留著長髮,但卻很和藹可親的人。『老闆,你們的 espresso 很烈呢。』

『其實…那應該不算 espresso。我用了三份的粉,應該是 trixxxxx espresso』我想他應該是說三份的 espresso 吧,不過聽不太清楚。

呵…我真的是很驚訝,沒想到老闆竟然是煮了三份量的 espresso,難怪這杯是如此的濃烈。詳談之後,才知道老闆竟然也感覺到我是個很常喝咖啡的人,推敲之下就送了這杯咖啡上來。觀察每個客人的特徵,來煮出適合的咖啡,這間咖啡館真的是讓人很有賓至如歸,服務無微不至的感覺。

而這邊也是我看過使用最多進口 espresso 豆的咖啡館,包括 Lavazza, illy, Kimbo, cxxxx (又忘了,記性真不好)。有許多單品的咖啡館很多,有這麼多 esspresso 豆的咖啡館,這可是我知道的第一間。另外那台有把手的 espresso 機,是採用手動產生壓力的機器,是上一代的咖啡機。

稍晚,老闆又煮了一杯咖啡給我,特別叮嚀我:『喝快點,趕快喝』,隨即遞給我一杯用透明咖啡杯裝盛的咖啡。這杯咖啡真的很妙,溫潤的口感就有如瑪奇亞朵,然而不一樣的,是下層是冰的牛奶,而上層是熱的 espresso!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,也很棒。原來這是老闆試出來另類的瑪奇亞朵,問說是不是他發明的?他只笑笑的說,也不算是,只是很喜歡瑪奇亞朵,所以再作出另外的變化罷了 (笑)

這間咖啡館實在是太棒了。但走出去後我發現了更驚訝的事情,我唯一知道台北的咖啡館,Cozy 竟然就在《咖啡 黑潮》的對面!世上巧的事情實在很多呀 ^^

另外隔天我又跟祥哥、傳大、阿聖到這間咖啡館坐,我又點了一杯『昨天的espresso』。結果昨天不順的口感竟徹底的消失了!老闆實在太、太、太細心了,真的是很窩心。另外接下來老闆又送來一杯 espresso,這杯又大大的不同,酸味完全在舌根才爆發,espresso 還是有很多巧妙的地方,值得再去深深的研究。

總之,今次上台北除了放下了整個月的重擔,又發現了一間令人激賞的咖啡館。真是天大的收穫! :-D

1 則留言:

flutter 提到...

咦...有這麼特別的瑪奇亞朵呀..好想喝喔!!: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