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6月 29, 2005

Practice. 消防栓

路燈低著頭 歎息永遠修理不好的燈泡
煙蒂默默躺在石階 火紅煙頭代替熄滅前的哀嚎

溼透的報紙要翱翔
過街老鼠還想在吃一口美味的麵包
但卻全都作不到。

街角的消防栓還沒有睡著
冷冷嗅著一切腐舊悽涼的味道
就等火苗點燃喪心病的靈魂
我才是劇場主角。

燎原大火往上竄燒 踐踏倉皇尖叫
火苗風中跳躍 燒斷殘存渴望

栓上水線 澆熄所有阻撓
竭盡所有勇氣 開出最後一條逃生通道
風在笑 雨在飄 人們死命的逃
狂瀾水柱 漫天煙霧 就連祝融也垂了眉角

今夜 就讓我當一次主角,一次也好...

2 則留言:

flutter 提到...

好像整個城市都在哀嘆的感覺喔...

Rach 提到...

需要導演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