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一, 4月 16, 2007

OSDC.TW 2007 Day 2

今天一樣是九點要開始研討會。沒想到早上起床就看到 Merck 已經坐在電腦前了。簡單整理行李,跟 Merck 道別後就出發前往 OSDC。比較不一樣的是今天做了台北市的公車,第一次作還蠻擔心的,不過還好做到民權西路捷運站也沒多久就到了。

只是我還是少坐了一站,到最後還走一小段路才到。

中午跟 Adrian 一起出去買個麵包隨便吃,路上也聊了很多,聽起來他在公司似乎過的還不錯。總和最近聽到的幾個朋友的消息,其實工作到底好不好大概就有幾個因素:薪水、主管跟工作領域。任何其中一項條件不好的時候感覺起來都蠻難過的。不過我自己是覺得主管最重要啦,畢竟人跟人的相處搞不定會變得很難過。說到這個 Adrian 最近在做 Linux iSCSI Driver,聽起來還蠻酷的,Merck 目前寫 BIOS,還有一部分的 Linux 底層,常常會讓我想到以後我真的還是要繼續走 Application 層嗎?底層似乎也很好玩。

OSDC 最後面的 Ending 做的很不錯。Hcchien 前輩似乎很常在各大 conference 上幫忙 handle 很多事情,真是辛苦他了。而 OSDC 結束後,Adrian 載我到林口那邊,準備進行下一攤的聚會啦。

吃飽飯後,大家就到祥哥的宿舍去喝酒,裡面都是酒瓶是怎樣?後來祥哥又給我一包『中華』的菸,聽說是阿達到北京學術交流的時候帶回來的紀念品放在祥哥這邊,如果有到的人每個人發一包 XD

今天最好玩的事情,大概就是讓 Adrian 知道我的真面目了吧,呵呵。平常大概因為 Adrian 是學長的關係,而且我們兩個一直都有共同的聊天話題,所以大部分都聊些很正經的話題。嘿跟祥哥他們在一起那就不一樣啦,當然是百無禁忌的聊,我專業的形象頓時之間就變成嘴炮又鹹濕啦,哈哈哈。

晚點阿達來的時候就更好玩了,因為他剛從北京回來,一進來就一直用北京腔講些有的沒的。聽說他這次帶回來的『中華』一包可是要價六十幾元人民幣,也就是兩百多新台幣呢!而且還是中國交大的院長(啥院長我就不知道了)推薦給他的。聽他說那天院長超醉的,就跟他說:『抽煙抽煙!跟你說,這可是絕品好菸阿!抽了有益健康,對肺特別好!』還蠻白痴的,我們整個晚上都一直出現北京腔的聊天內容阿。不過這次喝酒真的有開心!好久沒有這麼盡興的喝酒抽煙了。到隔天早上原本一瓶大罐的38高粱、一罐58高粱,還有一罐之前喝剩的通關58高粱喝到沒剩多少,大夥真的都茫到不行了。可以大家聚在一起這麼 high 的喝酒,下次不知道是甚麼時候了阿。

難怪今朝有酒今朝醉阿。面對下次時間未知的相聚,我們只好珍惜這次,每次都喝到茫舒舒啦。

這次的行程還是跟往常一樣的緊湊,但是真的很開心,一次可以見到這麼多朋友。我覺得朋友的關係,因為彼此的繫結原本就比較弱,要能夠一直維持、聯絡真的需要很長的時間經營。要遇到一個好人(我不是在發卡啦…)真的很不容易。

所以,我也很珍惜。

統合一下這兩天的行程。
  • 星期六凌晨一點出發
  • 六點到台北火車站
  • 吃完早餐,溜達一下,坐捷運前往西門站
  • 在沒有人的西門町壓馬路,去會場的時候迷了一下路,跑到東吳大學去。
  • OSDC!
  • 中午跟 shawn, lightwind, adrian 一起吃飯
  • 下午看到 tsung, AndrewLee
  • OSDC 結束後,跟 tossug 的朋友去 Mix Cafe 吃飯聊天,jserv 跟 mat 好像還在趕什麼 code。
  • 七點半搭捷運前往南京東路、遼寧街上的 Le Park Cafe。
  • 十點多,到 Merck 的宿舍玩 Wii
  • 不知道幾點,跟 Merck 到敦化南路的誠品壓馬路
  • 睡覺,第一天結束
  • 星期日早上起床,跟 Merck 道別後前往 OSDC,這次沒有迷路了…。
  • 在第一場演講會場看到 Arne 跟他打個招呼,之前在主導台語輸入法的德國人
  • Google 攤位出現
  • OSDC 結束後,跟 Adrian、祥哥到林口的聖保羅牛排吃飯
  • 喝酒抽煙打嘴炮,一直到兩、三點才睡覺
  • 隔天早上吃了長庚大學的拉麵,雖然不太像拉麵,不過還 OK,是食物。

3 則留言:

大熊 提到...

沒想到你們會到林口那家聖保羅吃飯, 老實說...我野蠻懷念那家的...下月中沒意外的話我可能又要回林口前公司上班了吧.

Adrian Huang 提到...

哈~~終於讓我到你邪惡的一面了, 以後跟你聊天也不會有什麼顧忌了拉!!!原來你也是悶騷型的一位, 喝喝~~

Yuren Ju 提到...

嘿…圳大,成天討論些技術的東西多悶騷阿,喝酒當然要來點 Special 的啦,呵呵。